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xujiajin

管理员
Staff member
语料库语言学关注的是parole。Langue is the systematic abstraction of parole and parole is the instantiation of langue.
 

xujiajin

管理员
Staff member
不是赞同不赞同的问题。Saussure的这种区分本身不存在什么争议。
 
窃以为,这种区分还是有争议的,尤其是Saussure提出的区分两者的标准有一定的不一致性。刘润清老师的《西方语言学流派》中第83、84页有讨论,还指出两者的区分在句法平面上比较含糊。

现在困扰我的是,如果索绪尔语言和言语的区分是被认可的,那么乔姆斯基的语言能力和语言行为呢?韩礼德的语言行为潜势(Linguistic behavior potential)和实际语言行为(actual linguistic behavior)呢?三者侧重点不同,它们是互补的呢还是对立的?什么可以证明呢?

敬请指教!谢谢!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06年03月03日 20时45分10秒 编辑过]
 

Haiyang Ai

Administrator
我个人认为,语料库语言学没有必要区分语言(langue)和言语(parole)。做这样的区分即是说语料库语言学研究的对象是言语,没有涉及到更高层次的语言这个抽象系统的范畴,对语料库语言学研究的意义有所降低。

我也没有想太明白,我总是怀疑抽象语言系统的存在,无论是LCD还是UG,是难以实证的。我认为即使是有这样一个系统,那么也应该是很具体的,不可能存在一个虚幻语言系统。

如果说语料库语言学研究的是言语,或按Chomsky说的performance,那么类连接相关的研究不是已经到了短语的层面上了吗,语义韵的研究也涉及到句子层面,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语料库语言学研究也涉及到了抽象的语言体系了呢?

不做区分有一定的道理,那么做区分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我总觉得(个人想法),人的大脑处理语言是很复杂的,有很多的细胞在进行通信,存取数据(可能是模糊的),进行一系列的转换(也许是Deep Structure到Surface Structure,也许不是),无论这个过程多么复杂,但是对于大脑这台超级计算机来说,这个过程根本不复杂,也不算什么,只不过是我们现在理解不了这个过程,所以觉得复杂,从而认为语言是有深层结构的复杂的体系,认为langue和parole的区分(或competence和performance的区分)是必要的;而实际呢,语言在大脑中处理的过程,若干年后假如得以发现,或许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过程,那时可能每个参与的元素都能得到识别并控制,人机交互、机器翻译、人工智能都得到了解决,语言学的瓶颈突破了,世界发生很大的变化。

试想,那个时候对语言和言语还做区分么,如果还区分,意义有在哪里呢?

哈哈,这是我的猜想,请大家拍砖!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06年03月03日 21时33分43秒 编辑过]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语言和言语的区分只是为了理论表述的合理性。语言系统不可能脱离活生生的语言事实而独立存在。研究语言系统的各类、各层小系统和语言规律还是需要从具体的言语中来。语料库语言学无非是掌握大量的言语事实,从而较容易摆脱个人语感的主观性,研究的客观性大大增强,也就更接近语言系统。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我认为语料库语言学不支持“抽象语言系统”的存在
 

maggieq58

语料人生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以前语言学家说某个词重要,是一个个数,根据自己的经验;现在的语料库语言学家是用计算机软件去计算。一个最直接的不同就是“媒介”发生了变化。

以前的人写字在石头上,后来写在竹简上,再后来写在纸上,现在写在计算机上,同样是“媒介”发生了变化。

我个人不认为,媒介发生了变化,事物的本质就发生了变化!我把媒介比喻为一个平台,是不是平台变了,平台上的东西的本质也发生了变化。

所以说语料库语言学不能做某方面的研究,这个说法我是不认同的。说个大白话,用计算机去研究语言和语言学就是语料库语言学。(我这个话表达的就是一个意思,大家别再个别字句上揪)
 

xujiajin

管理员
Staff member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一定意义上,我同意楼上的说法。

不过我们也应看到,人类有了望远镜、摄电望远镜、显微镜、高倍电子显微镜之后,几乎颠覆了先前对世界的认识。

世界的本质没有变过,也不会变,但人类的认识是会变化的。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langue-parole之分与competence-performance之分是有本质区别的,不宜混为一谈。前者的区分意义可以说是在于共性与个性,后者则是内在知识与外在表现。可惜的是胡壮麟语言学教程第三版中还是将其等同起来了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感觉一个更倾向于所谓的形而上,一个更倾向于形而下,语料库语言学更倾向于后者。然而“形”本身就不好界定,所以也是一个原型的连续统。不必着意深究其间的区别(完全个人看法),关键看自己的研究兴趣,研究路子,要做语料库方面的研究,不着眼于“下”,库哪里来啊?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谢谢!

"Like Michael Halliday, he also saw no obvious distinction between Saussure’s parole and langue and certainly believed that descriptions of competence in a language could not be divorced from descriptions of performance in the use of that language."

"He" in the above sentence refers to John Sinclair, and these words are from the 4th page of Trust the Text: Language, Corpus and Discourse, whose download link is in this webpage: http://www.corpus4u.org/showthread.php?t=5728&highlight=trust+text.

:)
 

xinyaya

初级会员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What corpora cannot do? 语料库语言学家十诫中
(3) The best information comes from direct data.
This points to the alternative of pure unadulterated texts, devoid of any annotation. Yet we still do not know how to properly handle them. The other alternative, annotation, now offered as the solution, is, to a varying extent, always biased and adulterates both the data input and results obtained. Hence, it should always be viewed as an alternative only.
是不是意味着语料库语言学研究的主要点不应该是langue
 

xujiajin

管理员
Staff member
回复: 请问:语料库语言学中如何看待langue和parole的区分?

是这样的,比如Wolfgang Teubert就明确的提出语料库语言学是parole linguistics。
 
顶部